沪七百万征婚案揭开高端婚介秘密:私人定制原

发布日期:2019-08-12

  上海40余岁富豪掷700万征婚未果,起诉婚介拿回400万豪掷700万元征婚没找到对象,浙江籍男子张全(化名)怒告婚介所“钻石婚恋”。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婚介所返还张先生服务费400万元。

  7月13日,钻石婚介总经理徐天立称,他正准备申请案件再审。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该案已经揭开了“高端线下婚介”的一些秘密。

  高端线下婚介近年来逐渐成为上海部分男女青睐的婚恋交友方式,在这里交上不菲的会费,就有专属红娘为会员约见适婚对象。对于很多高级白领或创业者来说,这实在是工作相亲两不误的办法。

  澎湃新闻在沪上一些线下婚恋机构了解到,入会费少则数千,多则上万乃至数十万元,交的钱越多,获得的相亲服务质量越高。然而在这看上去很美的服务条款后,一些会员却表示服务与自己的付出和期望不成正比。

  2009年下半年起,浙江人张全试图通过上海钻石婚姻介绍所(简称:钻石婚介),寻找另一半。自当年12月起,张全开始与钻石婚介签订婚介服务协议征婚,从最初30万元的高级版定制服务协议,陆续追签350万元、100万元的尊享版定制服务协议,至2010年5月,张全在钻石婚介累计投入人民币700余万元用于征婚。

  协议签订后,婚介公司开始“张罗”。除配备婚姻顾问、心理咨询师以外,资料显示婚介公司准备了面试人选、推荐人选,同时建立资料库,还策划、举办“最浪漫的工作”全国征婚、多城巡游等活动。截至2010年5月,仅半年时间,张全前后按婚介所的要求支付各项费用超过人民币700万元,但他并没有找到满意的伴侣。

  一审法院以婚介提供的已经花费500万元的鉴证报告为依据,判令返还张全130万元。张全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一中院日前在二审中表示,考虑到婚介所有一定的特殊性,相关工作确有部分难以量化,且婚介所的确履行了诸如配备婚姻顾问、心理咨询师、面试人选等合同义务,故改判婚介所退还张全400万元。

  钻石婚介解释称,其特殊的VIP会费是800万元,有入会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单身证明和财产验资等严格规定。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一些沪上知名的线下婚恋交友机构,通常会费在8000元到数万元不等,一旦会员付款签订合同,就有一名专属工作人员,俗称“私人红娘”。按照该客户提出的实际需求,安排合适的异性见面,直到会员会费到期或者找到合适交往对象。为了保证客户安全,第一次约会地点会安排在机构内进行。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钻石婚介是上海一家老牌婚恋机构,至今已经运营了近20年,以做高端服务为主,在婚恋机构中颇有知名度。

  钻石婚介与许多同行不同,在婚介交友上提供团队式的定制服务,会费门槛也从别家的数万元,提升到了每人每年15万元,甚至有800万元的VIP服务。

  这800万元天价婚介费如何花?澎湃新闻记者日前以征婚者的身份来到“钻石婚介”。

  钻石婚介的接待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钻石婚介的入会标准分为半年10万元和年费15万元。而特殊的VIP会费则是800万元,入会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单身证明和财产验资等严格规定,以保证客户征婚的质量,避免虚假不实的征婚人员。也就是说,一旦身份和婚史虚假,账户资金和房产等硬指标不达标,就不能入会征婚。

  钻石婚介接待人员称,他们与别的机构一对一的红娘服务不同,这里提供的服务更加“高端”,类似于团队提供的奢侈品“私人定制”服务,费用和成本自然比沪上其他机构要高出不少。

  “与一对一的红娘不同,您一旦开通了会员后,我们就会有一支专门的婚恋团队按照您的要求和实际情况,为您寻找适合的结婚对象约见,相当于您雇佣的专属婚恋‘猎头’团队,对合适的异性对象进行年龄、家庭、性格、工作等6个方面进行的筛选,最终为您牵线约会。”上述工作人员还称,年费会员还有专门的心理辅导老师提供服务。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会员签订合同启动团队服务后,初始的开团费用占年费的25%,主要支出是人工成本,按照会费的高低,每月会安排8到10人为会员提供选择。

  至于800万元的VIP会员,咨询人员表示这类会员数量不是很多,机构主要还是以年费会员为主,VIP会员的服务则更趋向于私人定制,甚至可以跨省市为客户进行征婚服务。

  其举例称,假定有一位VIP客户心仪的对象是在香港工作的一位女文员,婚介团队就会飞往香港为他寻找到这位心目中的女孩。团队接待和住宿的地点是五星级酒店,此外还要发布征婚的广告,举办私人定制的征婚派对,这些成本都包含在VIP会费内。

  钻石婚介称,30万或100万元的服务价格,是按人力、物力成本去进行计算的,最后可能是略有毛利。

  对于张全案,钻石婚介总经理徐天立昨日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他正准备申诉,要求案件再审。

  徐天立自称,与张全的服务过程比较复杂,最早是从2009年开始。在服务的过程中,随着会员张全要求的提升和对婚介服务的认可,张全对服务进行了不断的升级,从最初30万开始升级到最后的700余万元。

  “不同级别的服务意味着不同力度、不同范围的筛选。张全在30万元的服务后选择升级到100万元的服务,对应的是常规的全国筛选;而后张全又提出要给自己定制方案,也就是‘最浪漫的工作’项目。”徐天立说,该项目是面向全国十几个省市的广告宣传,在每个城市开新闻发布会,给媒体打广告,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

  “当时我们的团队也是几十个人,其中包括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首席服务顾问和猎头,因此整个花费的人力、物力都是很多的。”徐天立说,30万元的会员是在一个群体间,如果有合适的对象,是进行多对多双向的选择。而100万元的会员则有更多的优先权,以一对多的模式,他排除的对象才会再提供给30万元的会员选择。

  据其介绍,张全与公司合作不到半年决定升级成100万元的服务,也是在了解服务特点的情况下所做出的选择。公司签约最多的婚介服务合同是缴纳数万元,服务一年。30万元的服务算是公司中高端登记。公司确定30万元或100万元的服务价格,是按照服务的人力、物力成本去进行计算,最后可能是略有毛利,但不会超过10%的盈利。

  徐天立称,在整个给张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包括“最浪漫的工作”和常规的筛选,共为他推荐了上千名对象,并提供了她们的照片和资料。

  而张全的代理律师席春明称,最终钻石婚介共提供给张全50名征婚对象的照片,而张全实际见过的只有两人,其他是张全看中后联系对方,结果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辞拒绝见面。“所以就会产生疑问,怀疑钻石婚介提供的50名对象中,大部分其实是托。”

  上海有征婚者反映,希望找“80后”有共同语言的男孩子交往,但是中介的红娘一直安排40岁以上的大龄男性给她。

  一些白领适婚女性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反映,在会费到期后并不会选择续费,原因是自己的付出与婚介提供的回报不成正比。

  何小姐是一位就职于陆家嘴金融系统的白领高管,自2013年起开始付费参与这类高端线下的婚恋交友活动,前后更换了两家中介,目前她已经放弃了这类中介交友的方式,开始参与和主持一些活动结识适婚的男性。

  回忆起这两年的中介征婚经历,何小姐表示虽然自己是“刚需”,但婚介公司提供的服务与自己的期望不成正比,因此她不选择续费。

  何小姐说,香港赛马会官网,早在2013年,她经朋友介绍参加了珍爱网的线元,但是之后意外发生了,“当时我的那个红娘离职了,之后新的红娘一直没有联系我,直到我会费过期。”

  更让何小姐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她会费到期后不久,有很多别的机构向她致电推荐会员,条件是支付万元的入会费,她很纳闷自己的资料如何到了别的中介那里。

  就职于沪上公务员系统的李小姐去年初曾在一家婚介交了数千元会费,自己的征婚需求是希望和80后有共同语言的男孩子交往,但是中介的红娘一直安排40岁以上的大龄男性介绍给她。半年后会员到期时,李小姐表示不再续费参加。

  一些会员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在机构服务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花费和实际服务情况存在着心理落差。但如果机构提供的服务满足需求的话,自己是不介意到期续费的。

  7月13日上午,张全的代理律师、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席春明称,张全与钻石婚介签订合同履行前,社会上对于富豪征婚已有诸多猎奇性质的报道,因此钻石婚介制定出“最浪漫的工作”的策划方案,避开限定,实质还在为张全寻找征婚对象。然而回顾整个过程,其实是钻石婚介得到了很好的宣传,但其中没有出现任何张全征婚的信息。

  席春明补充称,2015年3月19日,律所收到二审判决书,判决钻石婚介返还张全400万元,但时至今日还未收到退还款。目前法院执行程序是查封钻石婚介的一个账户,内有资金80万元,其余还未能执行。

  “婚介公司自称要申请破产,作为一个公司,如果它没有资产,那就只能查封账户,账户上也没有钱的话,也没有别的办法,可能损失就要当事人自己承担”。席春明提出,代理人张全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对待征婚对象很谨慎,因此婚介机构可能就利用了富豪征婚的真诚心态。

  而钻石婚介总经理徐天立则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价值几百万元的婚介项目在公司并不罕见,高端的私人定制,公司也曾成功提供服务。“与张全的服务过程中,回想起来,造成公司被动的原因是,过于信任客户,服务过程中,没有和客户细致确认所有完成的事项,并没有让他每项都签字,因此现在就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公司已经完成了这些服务事项。”

  “因为在过程中,我们也不太可能让他隔一段时间签个字,这也是不太现实的。因此到了现在,会出现两方说法差别很大的情况。”徐天立说,服务项目都是打包执行,不可能是每一个事情都去请示会员。公司之前几百万元的项目,也都是按照合同来办,之所以出现需要付诸法律程序,原因就在于之前客户最终都成功找到了对象,因此也不存在异议。

  徐天立称,之所以张全的服务最终未能成功,是因为到服务的中后期时,张全对择偶对象的要求越来越倾向虚化的条件,都是比较主观性的,这令公司很难去确认他的要求。另外,起诉时间距离服务期已过去三四年了,让公司再去找齐相关证据非常困难。

  徐天立称,在给张全的服务过程中,其实已做到全行业悬赏推荐,如与世纪佳缘有合作关系。关于二审判决需要退还的钱款,目前公司在和当事人继续交涉和沟通。

  上海40余岁富豪掷700万征婚未果,起诉婚介拿回400万豪掷700万元征婚没找到对象,浙江籍男子张全(化名)怒告婚介所“钻石婚恋”。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婚介所返还张先生服务费400万元。

  7月13日,钻石婚介总经理徐天立称,他正准备申请案件再审。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该案已经揭开了“高端线下婚介”的一些秘密。

  高端线下婚介近年来逐渐成为上海部分男女青睐的婚恋交友方式,在这里交上不菲的会费,就有专属红娘为会员约见适婚对象。对于很多高级白领或创业者来说,这实在是工作相亲两不误的办法。

  澎湃新闻在沪上一些线下婚恋机构了解到,入会费少则数千,多则上万乃至数十万元,交的钱越多,获得的相亲服务质量越高。然而在这看上去很美的服务条款后,一些会员却表示服务与自己的付出和期望不成正比。

  2009年下半年起,浙江人张全试图通过上海钻石婚姻介绍所(简称:钻石婚介),寻找另一半。自当年12月起,张全开始与钻石婚介签订婚介服务协议征婚,从最初30万元的高级版定制服务协议,陆续追签350万元、100万元的尊享版定制服务协议,至2010年5月,张全在钻石婚介累计投入人民币700余万元用于征婚。

  协议签订后,婚介公司开始“张罗”。除配备婚姻顾问、心理咨询师以外,资料显示婚介公司准备了面试人选、推荐人选,同时建立资料库,还策划、举办“最浪漫的工作”全国征婚、多城巡游等活动。截至2010年5月,仅半年时间,张全前后按婚介所的要求支付各项费用超过人民币700万元,但他并没有找到满意的伴侣。

  一审法院以婚介提供的已经花费500万元的鉴证报告为依据,判令返还张全130万元。张全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一中院日前在二审中表示,考虑到婚介所有一定的特殊性,相关工作确有部分难以量化,且婚介所的确履行了诸如配备婚姻顾问、心理咨询师、面试人选等合同义务,故改判婚介所退还张全400万元。

  钻石婚介解释称,其特殊的VIP会费是800万元,有入会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单身证明和财产验资等严格规定。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一些沪上知名的线下婚恋交友机构,通常会费在8000元到数万元不等,一旦会员付款签订合同,就有一名专属工作人员,俗称“私人红娘”。按照该客户提出的实际需求,安排合适的异性见面,直到会员会费到期或者找到合适交往对象。为了保证客户安全,第一次约会地点会安排在机构内进行。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钻石婚介是上海一家老牌婚恋机构,至今已经运营了近20年,以做高端服务为主,在婚恋机构中颇有知名度。

  钻石婚介与许多同行不同,在婚介交友上提供团队式的定制服务,会费门槛也从别家的数万元,提升到了每人每年15万元,甚至有800万元的VIP服务。

  这800万元天价婚介费如何花?澎湃新闻记者日前以征婚者的身份来到“钻石婚介”。

  钻石婚介的接待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钻石婚介的入会标准分为半年10万元和年费15万元。而特殊的VIP会费则是800万元,入会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单身证明和财产验资等严格规定,以保证客户征婚的质量,避免虚假不实的征婚人员。也就是说,一旦身份和婚史虚假,账户资金和房产等硬指标不达标,就不能入会征婚。

  钻石婚介接待人员称,他们与别的机构一对一的红娘服务不同,这里提供的服务更加“高端”,类似于团队提供的奢侈品“私人定制”服务,费用和成本自然比沪上其他机构要高出不少。

  “与一对一的红娘不同,您一旦开通了会员后,我们就会有一支专门的婚恋团队按照您的要求和实际情况,为您寻找适合的结婚对象约见,相当于您雇佣的专属婚恋‘猎头’团队,对合适的异性对象进行年龄、家庭、性格、工作等6个方面进行的筛选,最终为您牵线约会。”上述工作人员还称,年费会员还有专门的心理辅导老师提供服务。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会员签订合同启动团队服务后,初始的开团费用占年费的25%,主要支出是人工成本,按照会费的高低,每月会安排8到10人为会员提供选择。

  至于800万元的VIP会员,咨询人员表示这类会员数量不是很多,机构主要还是以年费会员为主,VIP会员的服务则更趋向于私人定制,甚至可以跨省市为客户进行征婚服务。

  其举例称,假定有一位VIP客户心仪的对象是在香港工作的一位女文员,婚介团队就会飞往香港为他寻找到这位心目中的女孩。团队接待和住宿的地点是五星级酒店,此外还要发布征婚的广告,举办私人定制的征婚派对,这些成本都包含在VIP会费内。

  钻石婚介称,30万或100万元的服务价格,是按人力、物力成本去进行计算的,最后可能是略有毛利。

  对于张全案,钻石婚介总经理徐天立昨日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他正准备申诉,要求案件再审。

  徐天立自称,与张全的服务过程比较复杂,最早是从2009年开始。在服务的过程中,随着会员张全要求的提升和对婚介服务的认可,张全对服务进行了不断的升级,从最初30万开始升级到最后的700余万元。

  “不同级别的服务意味着不同力度、不同范围的筛选。张全在30万元的服务后选择升级到100万元的服务,对应的是常规的全国筛选;而后张全又提出要给自己定制方案,也就是‘最浪漫的工作’项目。”徐天立说,该项目是面向全国十几个省市的广告宣传,在每个城市开新闻发布会,给媒体打广告,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

  “当时我们的团队也是几十个人,其中包括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首席服务顾问和猎头,因此整个花费的人力、物力都是很多的。”徐天立说,30万元的会员是在一个群体间,如果有合适的对象,是进行多对多双向的选择。而100万元的会员则有更多的优先权,以一对多的模式,他排除的对象才会再提供给30万元的会员选择。

  据其介绍,张全与公司合作不到半年决定升级成100万元的服务,也是在了解服务特点的情况下所做出的选择。公司签约最多的婚介服务合同是缴纳数万元,服务一年。30万元的服务算是公司中高端登记。公司确定30万元或100万元的服务价格,是按照服务的人力、物力成本去进行计算,最后可能是略有毛利,但不会超过10%的盈利。

  徐天立称,在整个给张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包括“最浪漫的工作”和常规的筛选,共为他推荐了上千名对象,并提供了她们的照片和资料。

  而张全的代理律师席春明称,最终钻石婚介共提供给张全50名征婚对象的照片,而张全实际见过的只有两人,其他是张全看中后联系对方,结果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辞拒绝见面。“所以就会产生疑问,怀疑钻石婚介提供的50名对象中,大部分其实是托。”

  上海有征婚者反映,希望找“80后”有共同语言的男孩子交往,但是中介的红娘一直安排40岁以上的大龄男性给她。

  一些白领适婚女性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反映,在会费到期后并不会选择续费,原因是自己的付出与婚介提供的回报不成正比。

  何小姐是一位就职于陆家嘴金融系统的白领高管,自2013年起开始付费参与这类高端线下的婚恋交友活动,前后更换了两家中介,目前她已经放弃了这类中介交友的方式,开始参与和主持一些活动结识适婚的男性。

  回忆起这两年的中介征婚经历,何小姐表示虽然自己是“刚需”,但婚介公司提供的服务与自己的期望不成正比,因此她不选择续费。

  何小姐说,早在2013年,她经朋友介绍参加了珍爱网的线元,但是之后意外发生了,“当时我的那个红娘离职了,之后新的红娘一直没有联系我,直到我会费过期。”

  更让何小姐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她会费到期后不久,有很多别的机构向她致电推荐会员,条件是支付万元的入会费,她很纳闷自己的资料如何到了别的中介那里。

  就职于沪上公务员系统的李小姐去年初曾在一家婚介交了数千元会费,自己的征婚需求是希望和80后有共同语言的男孩子交往,但是中介的红娘一直安排40岁以上的大龄男性介绍给她。半年后会员到期时,李小姐表示不再续费参加。

  一些会员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在机构服务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花费和实际服务情况存在着心理落差。但如果机构提供的服务满足需求的话,自己是不介意到期续费的。

  7月13日上午,张全的代理律师、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席春明称,张全与钻石婚介签订合同履行前,社会上对于富豪征婚已有诸多猎奇性质的报道,因此钻石婚介制定出“最浪漫的工作”的策划方案,避开限定,实质还在为张全寻找征婚对象。然而回顾整个过程,其实是钻石婚介得到了很好的宣传,但其中没有出现任何张全征婚的信息。

  席春明补充称,2015年3月19日,律所收到二审判决书,判决钻石婚介返还张全400万元,但时至今日还未收到退还款。目前法院执行程序是查封钻石婚介的一个账户,内有资金80万元,其余还未能执行。

  “婚介公司自称要申请破产,作为一个公司,如果它没有资产,那就只能查封账户,账户上也没有钱的话,也没有别的办法,可能损失就要当事人自己承担”。席春明提出,代理人张全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对待征婚对象很谨慎,因此婚介机构可能就利用了富豪征婚的真诚心态。

  而钻石婚介总经理徐天立则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价值几百万元的婚介项目在公司并不罕见,高端的私人定制,公司也曾成功提供服务。“与张全的服务过程中,回想起来,造成公司被动的原因是,过于信任客户,服务过程中,没有和客户细致确认所有完成的事项,并没有让他每项都签字,因此现在就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公司已经完成了这些服务事项。”

  “因为在过程中,我们也不太可能让他隔一段时间签个字,这也是不太现实的。因此到了现在,会出现两方说法差别很大的情况。”徐天立说,服务项目都是打包执行,不可能是每一个事情都去请示会员。公司之前几百万元的项目,也都是按照合同来办,之所以出现需要付诸法律程序,原因就在于之前客户最终都成功找到了对象,因此也不存在异议。

  徐天立称,之所以张全的服务最终未能成功,是因为到服务的中后期时,张全对择偶对象的要求越来越倾向虚化的条件,都是比较主观性的,这令公司很难去确认他的要求。另外,起诉时间距离服务期已过去三四年了,让公司再去找齐相关证据非常困难。

  徐天立称,在给张全的服务过程中,其实已做到全行业悬赏推荐,如与世纪佳缘有合作关系。关于二审判决需要退还的钱款,目前公司在和当事人继续交涉和沟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开奖记录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